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明看经济

 
 
 

日志

 
 
关于我

白明,,经济博士,为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 Email: njukhuruc@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从G20峰会看世界经济的“务”与“急”  

2012-06-19 17:51:31|  分类: 开放经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G20峰会看世界经济的“务”与“急”

 

白 明

 

《孟子·尽心上》曰:当务之为急。所谓当务之急,指的是当前急切应办的要事。不过,“务”与“急”之间尽管重叠概率很大,而且常常合并为“当务之急”这个成语,但严格来说两者之间含义并不完全等同。从当前世界经济治理角度来看,更要分清楚“务”与“急”的关系。至于在世界经济发展与治理过程中如何才能够处理好“务”与“急”的关系,从最近在墨西哥洛斯卡沃斯召开的二十国集团领导人第七次会议上或许能够找到一些答案。

暂且将视野拉回到之前举行过的六次G20峰会,不难看出,绝大多数议题既是“务”,也是“急”。例如,20081115日,G20各国领导人在华盛顿金融市场和世界经济峰会发表宣言,强调在世界经济和国际金融市场面临严重挑战之际,与会国家决心加强合作,努力恢复全球增长,实现世界金融体系的必要改革。的确,改革金融危机的爆发迫使世界各国进一步强化货币政策与金融监管上加强合作。其实,即使当时没有爆发国际金融危机,世界各国的货币当局也应当像G20各国领导人所呼吁的那样“在履行自身职责的同时,必须加强国际合作”。同样,像以往G20峰会提出的构建新的国际金融秩序(华盛顿)、恢复就业与增长(伦敦)、改善银行资本质量(匹茨堡)、加重新兴经济体话语权(多伦多)、避免货币竞相贬值(首尔)、修复经济不平衡(戛纳)等议题,也是“务”与“急”的有机结合,G20国家来说不仅责无旁贷,而且刻不容缓。

在以往的G20峰会上,虽然诸多选定的议题将“务”与“急”紧密结合在一起,但并不是说所有议题都对“务”与“急”这两大元素赋予同等关注度。一方面,G20发挥上讨论的有一些议题的确很重要,但并不能够指望在效果上立竿见影,像应对气候变化挑战(华盛顿)、反对贸易保护主义(伦敦)、全球经济增长乏力(戛纳)等议题的设置就比较侧重于对G20“务”之责的体现,但完成起来并不容易,不可能一蹴而就。另一方面,也有一些问题成因复杂,并不是仅靠G20就能够得到根本解决的。不过,由于这些问题对世界经济发展与治理带来的挑战巨大,G20也只有挺身而出,将这些问题当作自身的议题加以重视,甚至揽在身上,才有可能找到破解难题的突破口,如欧债危机(戛纳)、加重新兴国家话语权(对立的)等议题。

就最近在墨西哥洛斯卡沃斯召开的二十国集团领导人第七次会议而言,主要涉及到五大议题。其中,强化国际金融危机、改善世界金融体制、应对大宗商品价格和推动食品安全以及推动可持续发展三大议题尤为重要。对G20国家来说,这三大议题解决必须得到圆满的答案,而且拖延的时间越久,将来付出的代价越大。从这个角度来看,在本次G20峰会上,上述三大议题的设置不仅“务”,而且“急”。

除此之外,本次G20国家领导人会议还涉及到另外两个议题。应当看到,在欧债危机背景之下,恢复经济的稳定增长毫无疑问是一个十分棘手的“急茬”,拖延不得。一旦有朝一日欧债危机成为过去式,未来的G20峰会则会将针对世界经济的关注点转移到其他领域。也要看到,本次G20峰会所聚焦的来一个议题涉及到绿色增长与应对气候变化,看起来靠的是慢功夫,但如果总是无休止地拖延下去,将来必然会发展到不可逆状态。果真发展到这个地步,到时候再着急也晚了,纠正起来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从这一次在墨西哥洛斯卡沃斯召开的G20国家领导人会议来看,涉及到的上述五个议题不仅是全体G20国家所关心的,而且也是关系到整个世界经济的重大议题。应当指出的是,虽然G20国家对于上述议题的关注是共同的,但关注的重点也是有差异的。就恢复经济的稳定增长这个重大议题而言,主要发达经济体更加关心的是如何能够加快摆脱欧债危机的困扰,恨不得全世界都为重振欧洲经济埋单。相比之下,对于广大发展中国家特别是以金砖国家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来说,更关注的问题是如何尽快改变自身在世界经济格局中的不合理定位,最大限度地提升发展中国家在国际经济关系中的话语权。也要看到,应对大宗商品价格和推动食品安全以及推动可持续发展这个议题对G20国家来说不仅当“务”,而且之“急”,但在何为“务”与何为“急”这个问题上,各国之间立场不尽相同,即使是发展中国家也不一定完全能够想到一块儿去。总的来看,在强化大宗商品价格监管方面,法国、意大利、韩国等对原材料需求规模较大的国家就显得比较积极,而美国、英国等应用金融衍生品较为普遍的国家就显得消极一些。同时,在稳定大宗商品价格方面,中国、德国等大宗商品进口大户主张在较低位置稳定价格,而澳大利亚、巴西、俄罗斯、沙特阿拉伯等出口大宗商品较多国家则希望尽可能将大宗商品价格的波动重心上移。很简单,利益使然嘛。

对于中国而言,参与本次G20峰会并不是简单走走过场,而是要提出有建设性的主张,而这些主张既要体现出中国的核心利益所在,又要体现出中国在世界经济中的负责任大国地位。在墨西哥洛斯卡沃斯召开G20国家领导人第七次会议上,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的发言尤其能够体现出上述理念。胡锦涛主席表示,二十国集团成员当前面临的主要任务仍然是保增长、促稳定。各方应该继续同舟共济,巩固和增强来之平易的复苏势头;应该继续以建设性、合作性方式支持欧洲国家解决债务问题的努力;认真落实以往峰会承诺,加强宏观经济政策协调;推动科技进步和创新,培育新兴产业;从源头上理顺大宗商品价格形成机制。不难看出,这些理念不仅主张了中国自身的“务”与“急”,也体现出全体G20国家的“务”与“急”,更代表的全世界所有国家的“务”与“急”,不论这些国家大与小、贫与富、强与弱。

  评论这张
 
阅读(43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